前南战犯嫌疑人当庭服毒自杀

Home / hth华体会体育全站app_首页 / 前南战犯嫌疑人当庭服毒自杀

前南战犯嫌疑人当庭服毒自杀

被告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今年72岁,上世纪90年代波黑战争时担任克罗地亚族武装部队高级将领。2013年,普拉利亚克及其他5名前波黑克族政治和军事领导人被前南刑庭以战争罪、反人类等罪名判刑,其中普拉利亚克被判20年监禁。

报道,普拉利亚克听到法官宣布驳回他上诉后,对法官大声说:“法官们,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不是战犯!我拒绝接受你们的判决!”紧接着,他掏出一个小瓶,吞下里面的液体,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我刚刚喝下的是毒药!”

法官随即宣布暂时休庭。救护车随后抵达现场。大约3小时后,克罗地亚官方通讯社援引普拉利亚克家人的话报道,普拉利亚克在前南刑庭附近一家医院死亡。前南刑庭发言人稍后证实,普拉利亚克在法庭上“喝下液体”,送入医院后不治。

多次在前南刑庭出庭的辩护律师托玛·菲拉告诉记者,受审者把毒药带进法庭是有可能的。菲拉说,安检人员检查进入法庭的人员是否携带金属物体,允许带入“药片或小剂量液体”。不过,普拉利亚克如何得到毒药,尚不清楚。

美国知名华人律师邓洪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法庭上自杀的案件很少发生。现在大部分法院为了避免被告家属出现非理智的举动,或者伤害到法院法官,一般都有法警在法庭现场保卫。

而在刑事案件里会有自杀的案例出现,但是大部分是在监狱里发生,例如使用床单上吊自杀等。在此次发生在国际刑事法庭中的案件,可能是因为上诉被拒绝后才采取的自杀行为,为了自己的尊严而自杀。而至于这名服毒自杀的被告人能够拿到毒药,说明法庭在安检时并没有采取很好的防范措施。邓洪表示,相信国际法庭将会对此展开调查,并调整安检的措施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邓洪表示,出现这样的问题,可能会追究法庭相关人员在职务上的失职责任,因为他们没有做好相关的防范措施,例如对他们进行行政处分、降职、警告等。

但是如果没有进一步的证据很难会牵扯到民事责任或是刑事责任,除非存在工作人员被外面的人利用,里应外合故意将这些毒药带进去这样的违法行为。如果没有的话,只是安检没有发现,造成问题的发生,属于职务上的失职问题。

前南刑庭根据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于1993年5月设立,应于2017年底完成使命并关闭。11月29日对普拉利亚克等人上诉的裁决是前南刑庭关闭前最后一场庭审。

11月22日,前南刑庭宣判前波黑塞族军队司令拉特科·姆拉迪奇种族、危害人类罪、战争罪罪名成立,判处他终身监禁。姆拉迪奇坚称自己无罪。

2016年3月,前南刑庭认定前波黑塞族领导人拉多万·卡拉季奇种族、、战争罪等项罪名成立,判处40年监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