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少女“天堂岛”上离奇失踪(组图)

Home / hth华体会体育全站app_首页 / 18岁少女“天堂岛”上离奇失踪(组图)

18岁少女“天堂岛”上离奇失踪(组图)

一个风景如画的加勒比岛国正面临一场空前的经济危机,一个声名显赫的法官的儿子被怀疑是杀人犯已经被逮捕,一群孜孜不倦的美国人每天在岛上寻寻觅觅,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叫纳塔莉·霍洛韦的金发少女。文字:渡渡

站在霍伊博格山上,你可以看到小小的阿鲁巴岛的全貌,这里有银色的沙滩、蔚蓝的海水以及纯净的天空,是一个十足的加勒比海度假胜地。但吉米·格林并不像一般来此享受阳光的游客,他爬上霍伊博格山是为了寻找一具尸体。

格林从美国科罗拉多州远道而来,和其他数百名美国志愿者一样,格林不放过阿鲁巴岛的每一寸土地,想找到一个多月前在此失踪的18岁少女纳塔莉·霍洛韦。格林从山顶向下望,面无表情地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毁尸灭迹的地方。”

纳塔莉·霍洛韦是一个有着一头金发的美国南方美少女,今年5月24日,刚从高中毕业的她和同学一起乘机前往加勒比海上的荷属阿鲁巴岛进行为期5天的毕业旅游。而在5月31日,只有纳塔莉没有登上回去的飞机,从此她再也没有出现过。

现在,几乎整个美国和阿鲁巴岛都被寻找纳塔莉的工作给迷住了。从6月6日开始,岛上开始了大规模的搜救行动,阿鲁巴搜救队、荷兰海军、海岸保卫队、美国联邦调查局,还有700名志愿者都加入了搜寻工作,搜救队伍总共约有2000多人,他们找遍了阿鲁巴岛的每一片灌木丛和沙滩,以及北部的近海水域,但始终一无所获。

在美国,年轻人进行毕业旅行是一种传统,他们喜欢到阳光灿烂的加勒比岛国认识新朋友,并自由自在地喝上几杯。纳塔莉失踪前光顾的酒吧“卡洛斯·查尔斯”位于阿鲁巴岛首府奥拉涅斯塔德的闹市区,现在这里还是挤满了年轻男女,他们仍在疯狂地跳着舞,大口地喝着啤酒。

但在一个多月前的5月31日,人们正是在这里最后一次看到活着的纳塔莉。当天凌晨1时30分,喝得烂醉的纳塔莉和3名年轻男子一起钻进了一辆汽车:他们是17岁的荷兰男孩乔安·范·德·斯洛特和两名阿鲁巴兄弟———18岁的萨提什·卡尔波和21岁的德帕克·卡尔波。

这就是现在人们确切知道的一切,这3名男孩目前已经被警方逮捕,但卡尔波兄弟又在7月4日因证据不足被释放。按照3名男孩的说法,当时他们是要开车前往该岛北角的灯塔参观,但斯洛特和纳塔莉在后座上就开始接吻了,所以他们让两人在附近的一个海滩下了车。斯洛特则告诉警方,他和纳塔莉在海滩就分手了,然后他自己回了家。

这无疑是一个很简单的版本,但3名男孩原先的说法并不是这样。最初被捕时他们告诉警方:他们3人将纳塔莉直接送回了下榻的假日酒店。也许是由于喝得太多,纳塔莉那天晚上下车时有些跌跌撞撞。一名身穿黑色T恤衫、手拿无线电对讲机的黑皮肤男子上前搀扶了她。

但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还是一个谜。在调查初期,阿鲁巴的副警察局长杰洛德·多姆皮格曾表示,其中一个男孩承认,纳塔莉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但此后,这3名男孩的口供就像阿鲁巴岛上的沙丘一样,不断地发生变化。

更令人震惊的是,靠着纳塔莉母亲贝丝·特维蒂的努力,那3名男孩才被确认为嫌疑人。得到女儿失踪的消息后,特维蒂就像一个复仇天使般从阿拉巴马来到了阿鲁巴,她找到了和女儿一起度假的朋友,确认纳塔莉最后出现的地点,很快特维蒂就在当地一家赌场的监控录像带上看到了斯洛特和纳塔莉在一起。特维蒂甚至找到斯洛特进行对质,最后她告诉阿鲁巴当局,那3名男孩是最后见到女儿的人。

直到这时阿鲁巴警方才逮捕了3名男孩,这离纳塔莉失踪已经过去了很多日子。在纳塔莉家人眼里,阿鲁巴当局如此的不作为也是有原因的。斯洛特的父亲老斯洛特在当地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法官,斯洛特一家属于岛上上流社会的一员。尽管乔安只有17岁,但却是酒吧和赌场的常客,他和卡尔波兄弟更是岛上有名的花花公子,尤其喜欢结交到此旅行的美国女孩。

在纳塔莉家人和美国媒体的压力下,阿鲁巴警方逮捕了斯洛特。老斯洛特否认对案情有任何隐瞒,但他承认给了儿子一些法律上的建议。据透露,老斯洛特曾对儿子说:找不到尸体,这就不是一件谋杀案。

纳塔莉可能已经被谋杀的消息让她在美国的父母非常震惊,也使阿鲁巴岛面临着一场空前的经济危机。荷属的阿鲁巴岛号称是加勒比海的“旅游天堂”,不仅风景优美,针对游客的犯罪行为也非常少。更重要的是,在每年大约70万左右的游客中,美国游客占了80%。因此纳塔莉的失踪也让当地政府大为紧张,生怕因此影响了美国游客的信心,从而失去这一主要的经济来源。

而且随着纳塔莉案件调查的不断深入,隐藏在阿鲁巴岛平静生活下的种种罪行也暴露在聚光灯下,绑架、毒品、醉酒,使得这个昔日的“天堂”也变得丑陋起来。突然间,“天堂岛”开始失去往日的光彩。纳塔莉·霍洛韦失踪案使人们将目光聚集到阿鲁巴岛的夜生活上,年轻人在这里豪饮烈酒,非法走私毒品也非常普遍———毒品贩子们潜伏在一些酒吧外面,低声向过路的游客兜售毒品,以检测他们能否抵御住诱惑。

此外有传言说,一些“卡洛斯·查尔斯”酒吧的常客还喜欢将一种被称为“约会”的毒品搀入烈酒中给年轻女孩喝。为此一些美国媒体推测,阿鲁巴岛可能已经成为毒品贩子洗钱的新地点。一些电视记者还添油加醋地说,阿鲁巴岛还可能存在有组织的逼良为娼现象。

甚至连种族问题都开始抬头,尽管逮捕包括斯洛特在内的3名疑犯耽误了很多时间,但阿鲁巴警方逮捕两名酒店保安却非常迅速———因为他们都是黑人。

对阿鲁巴岛来说,此案已经演变成一场严重的公关危机。在这个面积还没有纽约曼哈顿大的小岛上生活了近10万人,但犯罪活动却非常罕见,去年这里仅发生了1起谋杀案。阿鲁巴政府发言人特拉潘博格非常愤怒地说:“我们的形象正被一系列捕风捉影的事所丑化,从政府高级官员徇私舞弊到毒品走私网络再到、奴隶,这一切都太可怕了。要知道我们这里可不是加勒比海盗窝。”

纳塔莉·霍洛韦失踪案更是触动了美国媒体的神经,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密切关注案情的进展。为什么一个普通少女的失踪能引起人们如此的关注呢?因为这个故事具备了几乎所有好莱坞式的经典“噱头”:一个美丽的受害者,一个花花公子式的疑犯,政府高层可能存在的腐败,以及一个不安分的业余侦探———纳塔莉的母亲贝丝·特维蒂。

有批评者指出,在充满温情和人文关怀的大字标题后面也潜伏着一个并不愉快的事实:在有线电视网永无休止的战争中,发生在一个年轻女孩身上的悲剧被地用来促进收视率。而最糟糕的事实是,如果纳塔莉是一名黑人,或者一名亚裔人,或者一个穷人,甚至是一个男孩,她的死都不会如此地撼动美国社会。

但媒体的神经已经兴奋起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福克斯电视台都已在岛上安营扎寨。他们派来了最好的记者,对阿鲁巴政府进行全方位报道。在一个颇具戏剧性的场面里,纳塔莉的母亲特维蒂和福克斯记者一起前往斯洛特家对质。他们惊讶地发现老斯洛特躲在一个灌木丛后边,于是特维蒂就这样和一个被指控谋杀了自己女儿的凶手的父亲做了长达1小时充满感情的交谈。这成了福克斯电视台一期收视率极高的节目。

如今,纳塔莉的母亲特维蒂及其生父戴维都快成了电视明星,专访是做了一个又一个,而且几乎每天都要上电视呼吁大家提供女儿行踪的线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